牡丹江红色文化概述(一)
来源:文章来源 点击数:3063 更新时间:2021-03-04

牡丹江是充满传奇魅力的土地,又是一块有着优良革命传统的土地。俄国十月革命讯息传入后,红色的种子就在这块土壤里开始生根发芽。

早在20世纪初,列宁领导的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就在绥芬河等地建立秘密交通站,俄国布尔什维克党人的革命活动,在牡丹江铁路工人中已产生了影响。1918年至1920年,中东铁路四次全线罢工,绥芬河、穆棱、横道河子、牡丹江等地铁路工人踊跃参加,客观上使他们成为最早知晓俄国革命的中国工人中的一部分。尽管他们的行动或许还处于不自觉阶段,但“在苏联人民反对干涉者和白军的斗争史上,在中国人民解放斗争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前苏联《十月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档案》中的这段记述,是对包括中国工人在内的中东铁路工人的极高评价。

中东铁路,是马列主义在中国传播的重要通道之一。它穿越东北经牡丹江腹地,中共早期革命活动家秘密出席共产国际会议或参加共产国际重要工作,曾多次经由此地。共产国际派往中国帮助建党作协调工作的杨明斋,以及《俄国共产党党纲》的汉译者张西曼,都在绥芬河生活或工作过。
    中共早期对中东铁路工人运动考察,最东曾到达绥芬河。1925年以后,东宁、绥芬河、穆棱、磨刀石、牡丹江、乜河和横道河子等地纷纷组建了中共支部。
    土地革命时期,中共宁安党组织曾在乜河南沟等地组织农民武装。1930年7月,中共宁安临时县委在花脸沟建立了宁安苏维埃临时政府,组建了工农红军。
    “九一八”事变后,牡丹江所在的吉东地区,东北军爱国官兵、西山八大队、红枪会等自发的抗日武装迅速兴起,其中以国民救国军和国民自卫军最有影响。
    中共牡丹江地方党组织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和中共满洲省委的号召,武装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1931年11月,中共宁安县委在乜河反日会员中,选拔30多名青年会员,组建了徒手义勇军。1931年12月,中共党员李延青在横道河子和苇河等地组织了近百人的铁路工人游击队,是牡丹江地区最早并具有一定规模的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
    地方党组织的中心工作就是组织和发展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并派党员深入义勇军和山林队开展工作。1933年,在中共宁安中心县委和吉东局的指示下,李延禄和周保中把自己在救国军中发展起来的进步力量分离出来,先后取消救国军番号,组建了“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和“绥宁反日同盟军”,这两支部队都在1000人以上,成为当时牡丹江地区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并建立了绥宁抗日根据地。

东北党组织与中央失去联系后,根据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指示和满洲省委同意,在牡丹江先后建立了中共吉东局和中共吉东特委,积极领导以牡丹江为中心广大吉东地区的抗日斗争。满洲省委撤销后,中共吉东特委作为东北地区党的领导机关,认真贯彻《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八一宣言》)和《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建制宣言》,组织推动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的改编。牡丹江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第五军的诞生地和东北最重要的抗日游击区,在这里,抗日联军取得了大盘道伏击、袭击刁翎和攻打依兰城等无数辉煌战绩。

吉东特委被破坏后,成立了中共吉东省委,一些地方党组织成员都进入抗联部队,省委随抗联部队一起征战。面对残酷的斗争,抗日联军始终没有放弃“逐日寇,复东北”的民族重任。中共吉东省委和抗联二路军总部制订和完成了西征计划,并从林口等地冲出重围。

在苏联整训期间,以周保中为代表的东北抗日联军领导人,坚定不移地执行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成立了东北党委会,坚持中国共产党对抗联教导旅的独立领导,组织小部队回国作战。

1945年8月8日,苏联决定对日作战。8月9日,中共中央通过新华通讯社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

在解放了牡丹江的战斗中,抗联教导旅配合苏联红军英勇作战。8月30日结束的东宁要塞之战,使牡丹江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战场。

十四年抗战,以八女为代表的牡丹江儿女与英雄的东北抗日联军,用热血和生命铸就了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培育了面对强敌坚贞不屈英勇无畏的抗联精神。(陈学良)

 

 

来源:牡丹江市委组织部、牡丹江市档案馆(市委史志研究室)